5-92-怒不可遏

長沙灣道

Steve一行乘着貨車,由欽州街轉入長沙灣道,然後直駛至荔枝角。

帕卡駕駛技術高,由他駕車就最好不過。不過他人生路不熟,要插水王坐其旁邊,幫手帶路和睇水。

插水王細察四周,只見眾車齊超速,卻未見敵車跟蹤,便稍稍鬆一口氣:「Hey帕卡,剛才真的好險啊!那班友仔咁疊馬,若非他們突然內訌,我們恐怕都很難走甩!」帕卡淡然一笑,回應:「嘻,那是御龍在背後做手腳,令他們內訌的。」

「What?御龍剛才出現過?我沒看到啊!」

「我也沒看到,只是感覺得到……那傢伙出鞭絆倒首領,令他的絕招打中另一個首領,於是雙方便開始互毆。」

「竟然是這樣?那麼御龍那傢伙,是在暗中幫我們?」

「這我可不知道了。」

貨車繼續高速奔馳,Steve和Amos則在貨櫃裡頭,正忙於執拾貨品。

所謂貨品,其實都是Joe的家產:包括四支電結他、兩支Bass、一套爵士鼓、一張鼓凳、六部大小擴音器、一部電腦、一疊音樂書、一疊樂譜和手寫筆記、一支電鑽,還有諸多周邊產品。剛才帕卡運用颱風絕技,一氣將物品全搬上車,雖然快捷方便,物品亦無穿無爛,但始終難免亂七八糟。是以兩人趁空檔,便好好整理物品。Steve身為結他手,首要當然是檢查六支結他,確定其狀態完好,便安置於一旁;Amos身為鼓手,自然要砌好套鼓,然後試打兩下,看看感覺如何,感覺如何了。

等等,在貨車內砌套鼓做乜X?難道要在車內打鼓?

正是。

之不過他打呀打,腦裡卻閃出種種片段:Joe家破人亡,Steve的憤怒,失散戰友相繼死亡,深水埗五豹五狼……之前忙於戰鬥,他並無餘暇傷心。但現在稍有空閒,情緒便開始浮現。

「Joe、雅各、約書亞、司提反、路加,還有各位成員,你們的仇,我一定會幫你們報的!」

「不!這不是報仇,而是伸張正義,保護生還的成員,免得下一個受害!」

「但憑我們幾個,有這個能耐嗎?」

「……」

「可惡呀!~~~~~~」

正義不得伸張,唯有發洩落鼓上。一雙鼓棍猛扑,尤如三個地盤齊打樁,震破神州大地。Steve立在近處,竟聽得熱血沸騰:「嘩!這是…….」帕卡在前頭駕車,更興奮如車神上身:「嘩?Amos手鼓…..超重型節拍,正呀!」踩油加速二百一,衝呀!左cut線右轉線,轉得插水王頭暈眼花:「喂喂喂!帕卡冷靜點……」

但這樣就夠了嗎?不,Amos還要出多一招—-他棄掉一雙鼓棍,換亞當夏娃上手,雙蛇變雙棍,還要運起最高功力

「『十架恩典 第二十四章』!」

嘩!臨時突破功力,一雙蛇棍自上劈下,情景就像當日大本營演出,他的Drum Solo振奮人心,但最後兩擊劃破長空,卻將套鼓監生打爆,導致演出腰斬。難道今日他又要重蹈覆轍,將辛苦得借來的套鼓粉碎?

是以Steve看着,又怎能夠不震驚?「喂!Amos等等……」想要上前制止,無奈已是遲了半步。千鈞一髮之際,貨車來一個急轉線,令他大叫一聲:「呀!」連人帶鼓跌晒落地。幸得他武功非凡,跌勢中護住套鼓,才保住人鼓不失。

Steve見人鼓皆在,才總算鬆一口氣:「Amos,你無事吧?」Amos冷靜過來,才曉得差點鑄成大錯,急急慌忙道歉:「對……對不起,剛才差點又打爛套鼓了!」

「你們都無事就好……套鼓都算了,但你若無故受傷,就未免太說不過去。」

「對……對不起!」

「算了吧!…不過你這憤怒的樣子,我還是第一次見。」

「對不起,因為隊友一個個戰死,我實在…….」

「嗯,我明白你的憤怒,因為我都是這樣。但聖經不是有教,生氣卻不要犯罪嗎?現在緊張時刻,便更加需要冷靜。否則若行差踏錯,便會有更多兄弟犧牲。」

「……」

Amos無言—他當然認同Steve所講。但正所謂知易行難,世間很多事情,例如追求民主,口號講就一句,實踐就行一世。有時一世不夠,還要後人、甚至子子孫孫幫你埋單。若有屎窟鬼搞三搞四,教唆人死守理大;又有班人一時衝動,響應去死守理大,結果就是血債票償:議席贏來,隨即又俾人DQ;義士流血,卻是無法補救。自此民主路已成幻影,香港更進入超武鬥組年代。誠如帕卡所說:民主之路走千年,結果還是得個桔。

聖經教人慢慢動怒,做到的卻非他這個忠心聖徒,而是個不信基督的Steve。慚愧之下,唯有死死氣認錯:「對……對不起。」

「這……」Steve愕了一下,回應道:「其實你沒必要道歉。本來將憤怒洩於死物,也不失為明智舉動。只是這套鼓實在太重要,我才這樣說而已。但想深一層,套鼓無了,頂多再買多一套,又有什麼好怕呢?說起來,原來我都不夠冷靜。」

「不,Steve你的冷靜和判斷,都令人十分佩服。好像你想到用貨車做Band房,我就絕對想不出來了!」

「哈哈,其實這在外國並非新鮮事。只是你一下就猜到我用意,倒令我十分驚訝。」

「哈哈!這算什麼呢?過獎了!」

「其實這個概念,我都是剛才想出來的。當我見到Joe套鼓,便心裡想:以前Metal Church之所以易守難攻,皆因敵人忌憚我們的死亡音樂。我和政務屍的死亡結他、雞泡魚的『撚箍咒』、財政屍的Bass、還有你的鼓,加起來就是Carcass5。但現在我們四處遊走,雖然靈活方便,但套鼓無法隨意搬動,總無法發揮最大威力。」

Amos點頭稱是。

「所以我剛才想,有無辦法令套鼓都可靈活走動?一瞬間,我便想出了用貨車裝載。如此一來,即使貨車高速行駛,我們一樣可以夾band。當然,這架車隨手偷來,還未到盡善盡美。至少還差部發電機,車櫃亦要改造成側邊開門。但最重要的,是盡快救回未死的成員,尤其是政務屍和財政屍兩個。」

「政務屍和財政屍?之前聽律政屍說,他們都住在美孚新邨。」

「無錯,所以我們現在的目的地,正正就是美孚新邨。」

貨車越過青沙公路,然後轉入荔枝角道,再行一分鐘左右,便到達美孚新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