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-128-十一成按揭#2

西九四天王忙完一輪,又搞講座又搞demo,終於證明『十一成按揭』之厲害,獲得全場激讚不斷。有不少人更爭相報名,意欲加入地產界大軍。但在場有一堆負資產戰士,本身已是地產界一員,無法再次加入了。

四天王本來的目標,是屠宰三個Metal Church成員。但到目前為止,任務仍只完成三分一,剩下兩個仍然繼續頑抗。

Steve和帕卡。

他們趁講座時間,早已經調整狀態,帕卡身上的『罰息』內勁,亦已全數逼出體外。他們趁一個機會,乘亂逃離負資產包圍,但正欲跑入彎角,四天王又已急速殺到,將他們圍困其中。

漾日攤大手攔路,大笑道:「喂,一場來到,為何這麼快便走呀?」但Steve睬你都傻,只竊笑回應:「我對你們的產品無興趣,難道不可以走嗎?」然後退後兩步,再使出結他絕技:

「『死亡結他Solo』!」

四天王但聞結他聲,個個頭部隱隱作痛:「……」雖未至於顫床顫蓆,但功力已下降一級。同一時間,帕卡受用死亡結他,力量又再次提升,雙飛腿結炮彈射出:

「『八號風球力量 一百七十八公里風速 旋風雙飛腿』!」

摔角雙飛腿加上旋轉勁力,威力便不容小覷。漾日暗叫不妙:「咁狼死?」他功力驟降之下,反應一慢,已來不及閃避,唯有舉雙臂硬擋。「噹!」一聲響,已被雙飛腿轟退十呎,幸好他功力高絕,雙臂未有折斷,只略為紅腫矣。

漾日一退,四天王包圍網便頓生缺口。Steve和帕卡見狀,互打眼色:「趁現在,快走!」便一同拔步狂奔。但擎天大喝一聲:「走?無咁易!」同時從後趕上,絕招連橫發射:

「樓按神功 十成按揭 四按拳』x2!」

雙拳齊發,有如機鎗掃射。若中個三兩發,不死也勢必重傷。但帕卡亦早料此着,借踢開漾日之勢,彈跳使出插水式頭槌:

「『八號風球力量 一百七十八公里風速 旋風頭錘』!」

繼『旋風雙飛腿』之後,帕卡又再臨陣創招,頭錘後發先至,狠狠鋤落擎天腹部,使其吐血彈飛:「嗚!」擊退兩件,逃走便更加容易。他和Steve互打眼色:「去!」便沿馬路一氣跑落。君臨和凱旋門見狀,大叫不妙:「追!」立即起步飛撲,可惜已慢了半步,只能撲着空氣。

如此,Steve和帕卡便成功入彎,避開幾架迎頭車,再擊退幾個攔路客,很快便跑到公路口。帕卡張頭一望,只見側邊是商場和酒店入口,前面有車路轉出公路,當堂大喜:「只要隨便找架車,然後駛入公路。以我的駕駛技術,肯定無人追得到!」Steve點頭同意:「這樣有救了!快去!」正以為成功撤退,戒備稍鬆之際,卻有條人影從酒店殺出,絕招猛襲而來:

蘇牧師:「還不逮到你?死吧撒但的子孫!『十架恩典 第二十七章 荊棘冠冕』!」

這蘇牧師原來潛伏已久,一直伺機取Steve的命。但忌懾『死亡結他』之下,一直未敢貿然動手。現在乘對方稍稍鬆懈,再祈個靚禱壯膽:「神阿,求你賜我力量,讓我可以擊敗撒但!」終於才夠膽出手。他谷盡最高功力,雙爪如同荊棘冠冕,意欲笠落Steve頂上,誓要揸爆撒但子孫的頭!帕卡轉身大叫:「Steve!小心!」欲撲去營救,可惜已是鞭長莫及。

是以Steve便只能靠自己。他見猛招殺至,心裡暗叫不妙:「頂……是蘇牧師?」他的結他雖然煞食,但本身卻無內力根底。若中此強橫絕招,勢必爆頭而亡。幸而他反應夠快,及時蹲下身,同時舉結他擋招。結他連中兩爪,「彈!」一聲斷成兩截,同時爆出魔鬼慘號。蘇牧師欲加追擊,但聞結他哀鳴,當堂頭痛萬分:「嗚呀!魔鬼的聲音……」不得不退下調息。

而事實上,蘇牧師暗裡偷笑,已經無需要追擊:「感謝主,剛才雖取不了魔鬼的命,但已令他無法彈奏魔鬼聲音!」相反,Steve先後失兩支結他,已等同無牙老虎:「糟!我太大意了,竟然被這十九牧師偷襲!……幸好這裡已近公路,只要成功上車……」

再無煞食板斧之下,逃走便是唯一良策。只可惜剛才一窒,已令兩人遲了半步。未跑得出公路,西九四天王已經從後趕上,絕招傾巢而出:

「看你還走到哪裡?看招!『樓按神功 十一成按揭 五按拳』x4!」

再無『死亡結他』束縛,四天王實力終於完美發揮,出招亦特別醒神。Steve和帕卡失去『死亡結他』,面對按揭拳雨,挨又無本錢,逃又逃不了。難道兩人拚命頑抗,始終都要命喪此地?

帕卡:「……我命休矣!」

Steve:「……神阿,你若存在,至少拯救帕卡吧!就算獻上我的命……」

一向不信主的Steve,面臨生死關頭,也得祈求主幫助。只是上主一如既往,並未親自救援,而是派了個救星前來。

但見猛招將至,眾人忽地頭頂一黑。抬頭看,只見有條人影坐着輪椅,單手轟出火球絕招:

「休得動我兒子!『十架恩典 第三十章 復興之火』x4!」

火球半途一分為四,分別射向四個天王。其之勁如火箭,快如閃電,殺個四天王措手不及:「來者何人….?」一剎那猶豫,已被火球焫個正着,立時燒成個火人。火吞之猛,憑他們『十一成按揭』功力,一時間竟無法逼出,只能任由獄火焚身:「嗚呀!這是什麼火來的……」顧住撲熄身上火,又哪有空閒再攻了?

如此,四天王攻勢暫時瓦解,但帕卡望向輪椅男,戒備卻絲毫未減:「又來了個絕頂高手,他到底是何方神聖?」但Steve看輪椅男年約五十,一身裇衫西褲,身型略肥,面上笑意淫淫,斯斯然降落地面,只覺他熟悉不過……

「爸爸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