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-129-阿魏現身

Steve和帕卡危急之際,忽地有高手殺出,一招搞到四天王獄火焚身,令他們避過一劫。但回頭望過去,那位坐輪椅的高手,竟然就是他們要救的阿魏!

「爸爸?……你已經無事了嗎?」Steve見來人原來是父親,不禁喜出望外。但阿魏並未回應,反而推輪椅到兩人身邊,兩手祭起柔和光芒,然後按在兩人心口。兩人感受着光芒,只感到無比舒泰,身上傷患亦迅速痊愈。過種神奇醫治,帕卡只覺到熟悉:「咦?這不就是Amos的……」

無錯,此刻阿魏施展的,正是傳說中的基督神技:『醫治的大能』。大家可能已忘記,當初Amos能學得醫術,皆因有阿魏指導。而身為其啟蒙老師,阿魏無論功力、醫術,都遠在Amos之上。是以療效更大,傷亦更快癒合。

待兩人都醫好,阿魏終於才開口說:「兒子,對不起。我在商場迷路,跑了好多個圈,才來得到這裡。感謝主,還能及時趕到!」Steve只覺甚奇怪,但又不知其所以,故只好平常心回應:「嘻,老實說,我剛才以為死定了,甚至還求上主打救,結果你就來了……說起來,你已經無事,即是Amos他們已救到你了。但他們去了哪裡?」

阿魏聽罷,竟是嘆氣一聲:「唉!你們為了救我,拚命作戰到現在,為父實在很感動……但兒子阿,為父根本就沒有被捉,來的時候,也見不到Amos或其他人。」

「什……什麼?你說你……根本沒有被捕?那麼電視上那個……」

「嘻嘻,你問問那位牧師吧。」阿魏一邊竊笑,一邊轉身張望,目光放遠在酒店大門—-但見蘇牧師正站在那處,穿着黑色牧師服,一頭白髮,威嚴中又帶滄桑。他和林牧師一樣,都視阿魏父子為邪教,是眼中釘,一直想除之後快。

他剛才一擊得手,成功拆毁Steve結他,現在又退到安全地帶,竊笑地開始講話:「嘿,魏文進,你終於肯出來了嗎?」阿魏冷笑回應:「你們大費周章,無非想引我們Metal Church的人出來,好任你們宰割吧?」

蘇牧師回以個冷笑,再來回踱一個圈,然後回應:

「嘿嘿,反正你們都要死了,就不妨告訴你,等你死得眼閉吧!昨日你奸計得逞,害我差點裁在你手上。但是上主保佑,給我們撤退時,無意中撿到你的手機,於是心生一計。林牧師扮成你的樣子,再袋穩你的手機,然後吊在ICC頂樓。帝瘋皇癲為隆重其事,不單召開屠屍大會,更更特地拍攝節目,好引你們上釣!」

「然後,當你們得知魏文進被捕,必會打電話求證。當魏生的手機在林牧師身上響着,你們必定會信以為真,於是就上釣了!而魏生你為要拆穿計謀,也必定赴湯蹈火,前來營救你的兒子,就像你們現在這樣。」

Steve聽罷,只覺得無比震撼。但震撼並非對方詭計多端,而是怪自己太過戇居:「可……可惡!這種低級計謀,我竟然也會中計!頂!但是……爸爸,你既無被捕,為何不早通知我?」

「我有找過你的啊!但是電話打數十次,全部都打不通!這實在令我擔心,唯有走來這裡找你了!」

「打……打不通?對了……昨晚我太衝動,將手機掟爛了!但是,你也可以打電話給Amos吧?或是政務屍、財政屍……」

「這牧師不是有提過麼?我的手機被他們偷了啊!」

「偷了又怎樣?難道你不能借部手機嗎?」

「……我無他們的號碼。」

「!」

一連串的溝通不順,一連串的機緣巧合,一連串的依賴手機,終令破綻百出的陰謀得逞。兩父子縱然互相怪責,心裡也不得不承認,自己實在太戇X笨X,除了嘆息,就只能再嘆息:「我們不惜深入虎穴,犧牲不少戰友,原來根本就無必要的?」帕卡好心勸解:「事已至此,你們無謂爭抝……」也只換來兩聲大喝:「收聲!」

蘇牧師見對方內訌,便仰天大笑道:「哈哈哈哈!你們兩父子死到臨頭,還要你爭我吵嗎?」正以為得意洋洋,殊不知多口一句,便惹來對方怒啤:

阿魏:「你老味你身為牧師,為了消滅眼中釘,竟然勾結地產界,還想出這種屎橋?你們如此卑鄙無恥,不怕落地獄嗎?」

Steve:「你這個十九牧師,殺律政屍,打到我爸爸殘廢,今日不取你人頭,我他媽的誓不為人呀!」

蘇牧師一句挑釁,卻惹來父子同啤,反倒為之震懾,講句話都窒晒:「殘……殘廢?哈哈哈哈!對了……魏文進你……明明……無殘廢…….還坐什麼輪椅?講卑鄙,你還不是一樣?」

「嘿嘿,你也說得對。」阿魏暗笑兩聲,雙手扶住輪椅柄,竟能緩緩撐起身,然後挺直而立。其之動作極慢,卻是勁力十足,非但不像傷健者,也不像個康復人士,而是個扮跛呃凳坐的肥仔大叔!

「蘇牧師,我們繼續玩吧!」阿魏緩步上前,一邊磨拳擦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