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-130-奇招大破負資產

話說當日,Rock Church(後來的Metal Church)為營救葉佩珊,便率眾聯同同志大軍,在立法會周邊大戰耶能精兵。他們憑『死亡結他』初試啼聲,再加上雞泡魚無敵『撚箍咒』,竟然能扭轉人數劣勢,最終取得勝利。

但勝利的代價絕不少。首先是Carcass3鼓手—-律政屍狀烈犧牲,死在林牧師手上;然後阿魏被三牧師和鼠王圍攻,被他們的『十架之刑』重創,導致下半身殘廢。

此殘廢非不能醫,但需要強大的『醫治的大能』。這程度的醫術,阿魏本身已經擁有,只因醫術不能自醫,故並無用武之地。而Amos雖有雙蛇輔助,但醫術還差得遠,是以一樣無X用。

是故,阿魏便一直要輪椅代步,他亦安於留守大本營,專心醫治排山倒海的傷病者。至於東征西討,就留給Nick和Amos等後輩做吧。

以上種種,早已經不是秘密,他的仇敵,教會眾牧師亦早已知悉。只是他們戒心極重,覺得阿魏可能扮跛,故一直有所防範。

但仍是被擺了一道。

…….

回看現在。

全世界眼中的跛佬阿魏,竟然從輪椅站起身,而且每踏一步,腳底都爆出強猛罡氣,彷彿在告訴全世界,他此刻已非死跛佬,而且狀態正大好!

全場眾高手見狀,都個個為之震驚:「這個中年肥佬……就是身價最高的魏文進嗎?」那邊,西九四天王耗費功力,終於撲熄身上火舌。但見阿魏氣勢不凡,亦得重新估計其實力:「大魚終於上釣了!但是憑我們……能吊他上岸吃嗎?」大魚吃不了,只好兜着走,畢竟安全第一嘛。

但當中最驚訝的,始終是他兒子Steve:「爸爸,你別告訴我…..你一直在扮跛吧?」阿魏搖頭回應:「不,是最近才醫好的,在你們失蹤的第三日。」

「什麼?突然之間醫好?你遇到什麼醫術高手嗎?」

「不,是自然好的,也許Amos之前的功夫,到現在才起作用。但不論怎樣,都是神的恩典,感謝主!」

「又是神的恩典……」

神恩典又好,行大運又好,總之阿魏現在狀態十足。隨便踏前一步,已經嚇到蘇牧師騰騰震:「……不要……不要過來……」退呀一步,退呀又一步,終於退到成群負資產背後,才感覺有安全感:「嘿嘿,就算你幾強,醫術幾精明,也醫不盡這班負資產吧?」眾負資產原本不敢妄動,但聽蘇牧師一句,立時又憶起自己優勢:「呀……無錯!我們已經是負資產,越挨打就越強,莫講一個魏文進,十個齊齊上也不怕呀!」打完強心針,就齊齊洶湧而上,拳打腳踢頭錘膝撞樣樣出齊!

「這條大魚是我的!」

「不,是我的!」

「殺掉魏文進父子,奪得獎金四百萬,然後贖回負資產!」

「衝呀!殺呀!」

「我們是負資產,已經無嘢可以輸!」

眾負資產思路不一,目標卻是一X致,就是殺掉眼前的通緝犯,然後得鉅額獎金!阿魏被圍在中間,就算懂得『醫治的大能』,也無可能全數醫治;就算他功力再高,監生打爆成班負資產,也勢必耗力奇鉅。是以無論用哪一招,要突破重圍也絕對不易。

Steve當然明白這一點,所以甚是擔憂:「爸爸!」但阿魏笑意淫淫,卻似是胸有成竹:「兒子、颱風派,要出發了,跟貼我啊!」莫名其妙一句,便箭步衝入負資產陣中,雙拳猛轟負資產A:

「看招!『十架恩典 第二十八章 靈巧像蛇,純良像鴿子』!」

此乃基督教絕技之一,連Amos也能運用自如,但看來並無特別。以阿魏的標準來說,更未免太過弱雞。帕卡於是質疑道:「不!這種拳殺不了負資產的!」有隻負資產A見拳勢弱,便回以一聲恥笑:「嘿,什麼最高價通緝犯,還以為有什麼料子!」不閃不避,索性用頭顱硬食。殊不知連中兩拳,頭顱竟「啵!」一聲爆開。未知咩事,已成無頭公公,瓜柴了。

輕易爆負資產頭,令全場為之震驚:「什麼?」但有隻負資產B死不信邪,拍心口挑釁道:「你剛才一定是撞彩的!Come on,試試打我這裡?看你有什麼本事?」看其胸肌橫溢,如鋼板一樣堅硬。而且恃住負資產特質,他就有絕對自信,胸肌是無人能爆,無人能破啊。

但阿魏照樣笑淫淫,一樣自信十足,絕招亦源源奉上:「呀?是你講的啊! 『靈巧像蛇,純良像鴿子』!」

負資產B果然守諾,挺胸硬食兩記:「嘻,無奶力的拳…….什麼…….嗚!」正以為得意洋洋,卻感到兩拳甚怪異。可惜未曉得怪異何在,胸背已「啵!」一聲爆碎。心臟如炮彈破背而出,打爆商場落地玻璃,連血漿齊灑一地。負資產B失卻心臟,自然也無法生存,未知發生咩事,已經倒地身亡。

又冧一件,眾負資產終於識淆底:「沒……沒可能!為何會這樣的?」個個後退三呎半,免得成為下一個。但四天王齊聲怒吼:「你老味你們臨陣退縮?上呀!快上!」他們也得掉哪馬,頂硬上:「衝呀!殺呀!」只可惜單靠口號,是無法爭取民主。遇着阿魏雙拳齊發,還是只有送死的份。一招一個,兩招一雙,條數極之易計。

不過,負資產又非白白送死。阿魏繼續雙拳出擊,「轟呀!」打爆負資產E,頭顱恰巧落在擎天腳底。擎天俯視腳底頭骨,又遠望其無頭屍身,終於發現到端倪:

「咦?軀體全身發紫,明顯還是負能量狀態,但頭部面色、血色都是正常…..雖然已經爛晒,但肯定是正能量狀態!難道……」

再看另一邊,帕卡和Steve正緊隨阿魏,一同殺出個重圍。帕卡看着阿魏神勇,也看出了重點所在:「嘩!Steve你的爸爸……簡直深不可測!以他這等修為,根本無人可以活捉!」Steve聽着,心裡又添多懊悔:「唉!我都知道是我太蠢……」

「我不是這個意思……你有無留意到,你爸爸的左手在發光,右手卻沒有?」

「呀!說起來……他左手的光,應該是『醫治的大能』……等等!難道老爸將醫治能量,應用在其他絕招中?」

「也許是吧。他每次都雙拳出擊,用的是左手醫治,右手爆頭。」

「?」

Steve雖不信主,但對『十架恩典』並不陌生。可是他從未聽過,『靈巧像蛇,純良像鴿子』可以靈巧至此,將醫治能量混入其中,變成另一種絕技。靈巧靈巧,果真無改錯名也。

帕卡繼續解說道:「先用左手出拳,以最快的速度,將醫治能量打入對手頭部,或是心臟,使其局部回復正能量狀態,然後……」Steve聽到這裡,終於才恍然大悟:「再用右拳出擊,將其復原的部分打爆?」

「無錯。由於只需局部治療,消耗便大幅減少。但兩拳打中的部位、時間都要控制精準,否則醫不好,又打不死,就只會白費氣力。所以我才會說,你父親的修為極高。」

「的確,他是很強橫的……但這種絕招的設計,令他無法不殺掉負資產,高並不合乎他的性格。」

「嘻,你知道他為何要這樣的,對吧?」

Steve再望父親背影,看着他衝鋒陷陣,不畏強敵,只覺又熟悉,又陌生。熟悉是他的強橫,他的勇敢,就和之前大戰畜牲集團,立法會大戰時一樣……不,甚至更進一步。陌生是一向不殺人的他,現在竟然大開殺戒,不斷創出殺人記錄。

父親轉變的理由,他當然十分明白:「對不起,爸爸,要你這樣為我付出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