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-132-蘇牧師下台

Steve接過帕卡的Bass,稍彈兩手,竟然有意外驚喜!帕卡再得音樂支援,狀態立時回勇,功力再次到達頂峰!

「『九號風球力量 旋風雙飛腿 』!」

摔角絕招加上旋風鑽勁,猛地轟開負資產E防守,「啵!」一聲直爆其頭,聲音清脆又響亮。一招得手,帕卡自然要乘勝追擊,先借反震力彈回頭,再使出插水式頭錘:

「『九號風球力量 旋風頭錘 』!」

頭錘鋤中負資產F頭顱,使其脫體飛出,撞向後上的負資產G。負資產G欲舉臂接住,卻是接之不穩,臉頰反食記波餅,慘叫一聲:「嗚……發生什麼事……嗚!」又是爆頭而亡。

帕卡這招一箭雙雕,令全場嘆為觀止。阿魏在旁看着,也不禁對其刮目相看:「嘩!你條友仔咁好波,唔做足球員真係嘥晒!」帕卡回以一聲咧笑:「過獎了,我踢波麻麻地,摔角還好一點!」然後再衝上前,揪起一隻負資產H,然後使出另一絕招:

「『九號風球力量 颱風打樁機』!」

凌空將負資產H倒吊,再將其樁落地面,如同上螺絲一樣。負資產H未及慘叫:「……」頭顱已經爆成碎塊,連鮮血灑滿一地。這種監生打爆頭的方法,雖然耗力不少,但勝在簡單直接。再說帕卡年青有為,氣力多多都有。

之不過,殺敵並非他們的目標。開出血路後,三人互打眼色:「走吧!」便一同朝土區進發。這邊阿魏慳水慳力,那邊帕卡水銀瀉地。兩人未算相識,但同場殺敵,竟是合作無間。互相交叉走位,於上中下層躍上跳落。任你負資產人數眾多,也只有食塵的份。

而Steve走在兩人中間,一邊彈奏低音結他,一邊思索其功效:

「這招應該叫『死亡Bass Solo』嗎?不!它雖能加強帕卡功力,但並無殺敵之效,無法令人死亡,當然不可以死亡命名!」

「這點有好有壞:好是負資產不能吸收,不會增加負能量;壞是無法牽制其他高手,好像那班西九四天王,便能夠肆無忌憚,『十一成按揭』全力出擊!」

想呀想,諗呀諗,一時間想得出神,步速竟為之一窒,令其稍稍落後。這一步落後看似平常,但在戰場上,卻分分鐘足以致命。因為有高手已看準機會,自二樓躍下出擊:

無我大師:「『禮義廉力量 無恥至極境界 新式五形拳』!」

波叔:「『劏房波』!」

這邊五形合一,那邊手刀從天劈,誓要將最強後援,但實力最弱的Steve擊殺。只是有阿魏和帕卡在陣,又怎會讓他們亂來?

阿魏:「『復興之火』!」

帕卡:「『強颱風拳』!」

兩人反應快極,剛好攔住兩大高手。但Steve未及鬆一口氣,忽地頭上又一黑:「什麼?」抬頭一望,原來還有高手埋伏!

蘇牧師:「嘿,感謝主,我又等到機會了!今次一樣要拆你結他……不,拆掉你的人頭更直接呀!看招!『十架恩典 第二十七章 荊棘冠冕』!」

好個蘇牧師,明知自己實力有限,自不敢貿然出手。而現在無我和波叔出擊,分別牽制住阿魏和帕卡。如此Steve無人護衛,他才敢把握機會,絕招誓取Steve人頭!

「魏文進的兒子雖然最弱,但只要拿着結他,就會變得極難應付!幸好他現在的結他無殺傷力,應該先幹掉他,那颱風佬也會變弱,之後也能輕鬆幹掉!最後集中火力,除掉魏文進就最正路!」

「只要魏文進父子皆除,其他人便是一盤散沙,到時什麼Rock Church Metal Church,都難以再成氣候!」

「求主賜我力量,除掉魔鬼的勢力,拆毁同志的溫床!」

蘇牧師一邊盤算,一邊祈禱,求神成其除魔大業。只是他千算萬算,卻算不到一件簡單的事。

波叔敗陣的速度。

他一雙利爪從左右猛撲,勢如猛虎撲兔。Steve左右路被封,唯有急急後退,一邊譏笑:「堂堂教會大牧師,什麼人都不打,就只敢打同志嗎?」

「收聲!收拾了你,就輪到其他人了!」

「是嗎?可惜你已無機會!」

「?」

蘇牧師錯愕之間,忽地感到異物從後飛至:「那是……嗚!」可惜未及反應,已經被撞個正着,飛到八呎遠倒地。幸好他功力強橫,雖然撞到頭暈身痛,但靠神恩,還是能緩緩撐起。但稍稍定過神,再快快甩開巨物,才曉得那原來是……

「波叔!」

但見波叔倒在地上,早已暈死過去,於是大叫不妙:「糟……」但未叫得出聲,又感到頭上疾風猛吹。一望,那分明就是……

「死吧!『颱風神功 九號風球力量 旋風雙飛腿』!」

只見帕卡人在半空,大喝一聲,雙飛腿隨後轟至—-他剛才閃電擊倒波叔,將之擲向蘇牧師,救Steve脫困之餘,同時使蘇牧師身形一窒,再趁機使出雙飛腿。兩個動作一氣呵成,如同閃電劈落,叫人無處可避,只得企定俾雷劈!

蘇牧師見殺招將至,當堂大驚:「快……快走!」想要退後閃開,卻因身形窒礙,走不了,唯有出雙爪迎擊:

「求主賜我力量,除掉魔鬼的勢力,拆毁同志的溫床!『十架恩典 第二十七章 荊棘冠冕』!」

谷盡最高功力,求盡神的恩典,配上最狠辣招式,當日連阿魏都打到半身殘廢,今日遇上九號颱風,又能否奏同樣的效?

不能。

雙爪硬撼雙飛腿,尤如肉撼碎肉機,絞呀絞,瞬即已絞個粉碎。蘇牧師以為神恩滿溢,豈料竟痛失雙手,當堂痛苦慘叫:「呀!~~~~~~」戰意已完全崩潰,唯一的意念就只有:「走!」只可惜人已重創,又怎能走得輕易?未曾起步,帕卡已經殺到面前,招牌上勾拳轟其下巴:

「『颱風神功 九號風球力量 強颱風拳』!」

一拳將蘇牧師轟上樓頂,撞上天花再彈落地面,倒地已是血肉模糊,唔知邊忽打邊忽。但也許是神恩庇佑,他竟然還有一口氣,而且在大叫不忿:「可…….可惡……為什麼…….我一生事奉神…….為何會……」

這時,帕卡亦已經收式,緩步走到其面前,留下一句:

「開口埋口消滅同志,你這傢伙惹怒我,就是你的死因!

「什……什麼……這與你……又有何干…….難道……」

蘇牧師兩眼發光,似是領悟到什麼。只可惜未說得完,人已經氣絕身亡。領悟得到什麼,也只得帶入棺材裡。

香港基督教會 尖沙咀堂 蘇牧師 下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