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-136-ICC頂樓大戰#2

帕卡一招頭錘,再加一陣怪風,便將昇悅打落樓。其之高位插水,死得突然,令全場大叫驚訝。

宇晴:「嘩!『十一成按揭』……竟然這樣就玩完?」

藍天:「人生苦短,昇悅他……死得太不值了!」

碧海:「就算我們一身武功……生命還是太脆弱,郁啲就咩都無晒!」

三小龍一邊驚愕,一邊大叫生命脆弱。反之,帕卡輕取一件,連自己也感到意外:「真夠運!一陣風就吹走一個,慳水慳力慳時間……不!風勢漸漸回復,代表我派大軍快將殺到!」越想便越興奮,士氣亦當堂大振。運功七周天,便猛然起步再上!

「衝呀!『颱風神功 九號風球力量 十字旋風雙臂勾』!」

雙拳橫伸急旋轉,捲起陣陣強猛暴風,直捲場中心的十字架。沿途遇着牛鬼蛇神,甚至負資產戰士,都能一一吹起,有的成件拋落樓,有的硬生生撻回原地。但敵人實在太多,任你強如颱風,也無法一氣衝到目標。宇晴趁他招式漸老,已乘機繞到其身後,上勾拳連橫出擊:

「『樓按神功 十一成按揭 五按拳』!」

五拳抽擊,拳拳都帶『十一成按揭』,力度絕不是說笑。帕卡未及回氣:「糟!」已慘被轟上半空,鮮血吐一大口。只是這並不致命,要命的是碧海藍天已雙雙躍上,補位使出絕招:

「『樓按神功 十一成按揭 五按拳』!」

兩人再次轉移目標,棄阿魏而專攻帕卡,務要先誅死一個。帕卡不料對方有此一着,暗叫大驚:「咁狼死?」幸好他反應快絕,在中招的瞬間急轉,將來招勁力卸去七成。只是剩餘三成勁力,仍足夠將他轟出大樓外。

無錯,碧海藍天一輪攻勢,正是要將帕卡推落樓。他們見成功在即,當堂大叫振奮。

碧海:「這叫做以其人之道,還治其人之身呀!」

藍天:「你就跟昇悅一樣墮樓死吧!」

兩人想着大仇得報,未落地已先興奮。相反,帕卡被轟出大樓外,只得無奈叫嘆:「我命休矣!」但正要墜樓之際,忽地又吹來一陣猛風,將他硬生生吹回場內。但正所謂:同人唔同命,碧海藍天同樣受風吹,竟然成件吹出大樓外。碧海大叫不妙:「仆街!怎麼又有風的?」拚盡力運勁,使身體如鉛急沉,再伸手抓住欄杆,才總算力保不死。但藍天就不太夠運,一手伸到盡,卻抓不住欄杆,不忿大叫:「為何只得我墜樓?太不公平了!呀~~~~~~~」最後墜落百層高樓,又是慘死當場。

地產界頂級戰士 西九四小龍之一 藍天 下台。

三小龍機關算盡,到頭來又死一件,可謂蝕大本矣。剩下宇晴碧海仰天大罵:「你老味,你這是什麼風來的?為何只吹我哋落樓,偏偏就不吹對手?」只是話未說畢,又惹來怪風一吹,吹到兩人啤一聲。

同一時間,帕卡亦徐徐站起,一邊抹掉嘴角血絲,一邊得戚笑道:「嘻,你們忘記了嗎?我可是颱風派的!風不幫我,難道會幫你們嗎?」他雖受創不輕,但其字字鏗鏘,彷彿猛風疾吹,迎上周遭大風,教全場不寒而慄,隨而議論不絕。

宇晴:「什麼?風?對了,聞說颱風派將近,必定會打大風的!」

碧海:「據說颱風派會揮大軍襲港,照樣看來,的確所言非虛!」

宇晴:「連這個帕卡也如此厲害,那山竹和天鴿豈不是……」

兩人越講越心寒,鬥志當堂涼了一截。帕卡趁此機會,,當然要打蛇隨棍上:「無錯!我派大軍很快便到!山竹大人、天鴿大人、韋森特大人個個比我犀利十倍,你們會頂得住嗎?還是趁現在乖乖投降,交出三位人質,我便放你一條生路!」說畢,又吹來一陣猛風,吹得眾人東歪西倒,不得不停下思考人生:「什……什麼?」

這時,阿魏走來鼓掌道:「說得對!我們只要救人,大家無謂嫌命長,拿自己性命來賭吧!」同時為帕卡施以醫治。不久,帕卡傷勢康復,勸降便更有說服力:「再不放人,就無機會的了!」一邊說一邊踏前,同時爆發強猛罡氣,叫全場無不退縮。

之不過單靠口講,就能夠拯救眾生,了結一切恩怨,結束世上紛爭?若然可以,世界就不會有核彈,香港也不會有超武鬥組,人也不需要練武,像現在打生打死了。再漂亮的語言,也只能感動一時。冷靜過後,還是要披甲上陣。

就像現在,兩小龍和四天王聽着,最初確有點猶豫。但當中漾日思想一輪,又作出了理智判斷:「仆你個街!我們人多勢眾,用得着怕你們?上呀!我們全部一齊上,盡量不要跳起!我就不信全部衝埋去,會浸不死區區三條友!」畢竟乃四天王之首,一句就能扳回士氣。眾地產界聞聲大呼:「衝呀!殺呀!」如巨浪自四方湧來,實行史無前例的按揭總攻擊!

排山倒海的攻勢,卻正中帕卡下懷:「嘿,你們不敢跳,就到我跳了啊!」一個直線跳起,再乘風旋轉飛躍,降在天台一角去,順道一招『旋風雙飛腿』,串燒連橫又冧四件。眾戰士見狀大怒:「想走?追!」一氣又轉身急追。但天台風勢漸急,再加上人如潮湧,唔覺意推幾個落樓,「嗚呀!嗚呀!」慘叫源源不絕。

眾地產界趕住追浪,留下阿魏和Steve在場中間,竟是無人問津。阿魏於是說:「Steve,帕卡引開了敵人,但不知能支持多久。我們要趁機會救人!」Steve驟見場中是三副十字架,前面架起舞台,有電結他掛在其中,便點頭回應:「嗯!爸爸你去救人,我去舞台搶結他,然後用絕招牽制全場,這樣大家都可以脫身!」

「但那些負資產……不怕他們會吸收嗎?」阿魏質疑道。

「沒法子了,唯有盡量迴避吧!」Steve回應。

瞬間擬定戰術,兩父子就齊齊起跑,往中間的十字架直奔。由於敵人已引開大半,故兩人沿途直闖,簡直如入無人之境。就算有敵人三四隻,阿魏也能一一打發。

不到三秒,兩父子已跑到中間。Amos掛在十字架上,但見阿魏趕到,便大喜叫道:「阿魏!」插水王同樣被釘十架,一樣也如獲至寶:「魏生welcome!快救我,我快要死了……」

阿魏緊張回應:「先別說這個,我先救你們下來!」欲施手刀劈十字架,卻感到頭頂殺氣騰騰,便只得先跳開一步。果然有個一身西裝,全身金銀首飾,頭髮豎起,笑面猙獰的傢伙自天降下,重拳如狂雨灑來:

帝瘋:「想毁我舞台?問過我帝瘋未?『十一成按揭 五按拳』!」

另一邊,Steve跑到舞台上,驟見有支結他掛在架上,便拚命伸手奪之。只可惜手未伸到,結他卻被另一個西裝,全身金銀首飾,頭髮豎起,笑面猙獰的傢伙取去!不用問,這人正是……

皇癲:「騎騎!你自己都有支Bass了,還要搶我支結他?你有無大貪啲呀?」

屠屍大會搞到今時今刻,不好出手的西九雙皇—帝瘋皇癲,終於都要親自出馬了。事態究竟會如何發展?欲知後事如何,請看下回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