凌晨 跑馬地 司徒拔道 群車正超速奔馳—即使在和平年代,超速駕駛已是家常便飯。不超點速,是阻住地球轉的失德行為。而在超武鬥組的年代,人人自恃神功護體,更是變本加例,一街都係頭文字D。 這段山路崎嶇不絕 […]

Amos失手轟碎套鼓,即使連連道歉,亦難免全場騷動。有人讚他Rock到無倫,有人罵他破壞表演。意見不合,初而口角,繼而動武。要不有主場高手鎮壓,恐怕又會惡鬥一場。 現在是超武鬥組的年代。 良久,觀眾漸 […]

夜 Metal Church 群眾隨勁歌歡呼起舞,其之熱鬧,比早上的崇拜,中午的治療時間更甚。 帶動現場瘋狂的,是台上演奏的五隻喪屍—五個cosplay成喪屍的樂手。類似的視覺演出,在重金屬界多不勝數 […]

下午 Metal Church 一角 雅各雖得著聽覺,但因先天失聰,還未有語言能力,所以要留下接受言語治療。 唔講你未必知,佩珊本身為言語治療師,只是經驗尚淺矣。幸而雅各亦非一面白紙,經過佩珊細心指示 […]

十二點零四分 崇拜完結。 自騷動至現在,就再無人抓頭嘔白泡,看來魏傳道已無再講粗口。但如此一來,雅各會否因粗口而爆頭,就暫時無法証實。 他聽覺初萌,還未聽得懂任何語言。但他仍然滿心歡喜,專心聽那聽不懂 […]

崇拜開始,魏文進—阿魏講了幾句話,鼓手Amos用鼓棍打個四拍,澎湃音樂便瞬即響起。台下信眾應聲站起,一同歡喜歌唱。 但坐後排的約翰和雅各,表情卻難看至極—-即使兩人都有聽障,但信眾的瘋狂舞動、場內的重 […]

七樓 Nick帶著約翰和雅各,乘升降機上了七樓,然後步入走廊。期間,三人並無任何溝通-—這也沒法子,約翰雅各都有聽障,根本就溝通不來。再加上驚魂未定,即使有四個口,也說不出半隻單字。 沿走廊直行幾步, […]